信息詳情

News

詳情顯示

最好的教育就是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

作者:三生教育 浏覽數:810 發布時間:2017/10/11 11:24:43

 

 

什麽是教育?

 

德國哲學家雅思貝爾斯說:

 

教育就是一顆樹搖動另一棵樹,一朵雲推動另一朵雲,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。

 

教育就是父母用自己的言傳身教、以身作則去喚醒一顆幼小的種子,用自己的真實行動來慢慢影響它,讓它生根發芽、枝繁葉茂。

 


 01. 

 

1950年,美國有一個叫琳達·布朗的八歲黑人女孩。

 

她和她的姐姐每天都要走一英裏的路到達公共汽車站,然後搭車到距離家裏有五英裏之遠的黑人學校蒙羅小學讀書。

 

然而,距離她家只有幾個街區的地方就有一所薩姆納小學,白人孩子都到這所學校念書。

 

于是她就問自己的父親,爲什麽我不能到這裏讀書?

 

那個時候,整個美國都歧視黑人,黑人的子女只能讀又差又破的黑人小學。

 

她的父親叫奧利弗·布朗,他向地方教育局提出申請,意料之中的被駁回了。

 

于是,他一氣之下,把教育局告上了法庭,官司一直打到了最高法院,最終法院判他們勝訴。

 

女孩和她的母親來到了美國的聯邦法院,當天的報紙寫著:最高法院宣布禁止種族隔離制度。

 

這是美國曆史上著名的布朗訴教育局法案,開啓了接下來的美國廢除種族歧視的一系列運動。

 

可以這樣說,沒有奧利弗·布朗的勝訴,或許也不會有後來的著名馬丁·路德金《I have a dream》了。

 

奧利弗·布朗提出了一個很有名的觀點,道出了教育的本質,他說:教育的本質是幫助孩子在未來的生活更成功地尋求自己的幸福,而不是爲社會培養一顆合適的螺絲釘。

 

這句話厲害了,還是在上個世紀就提出來的,教育的本質是幫助孩子尋求自己的幸福,記住不是別人,不是社會,不是國家,而是他自己。

 

所以,奧利弗·布朗就要幫助孩子尋求自己的幸福,如果在孩子的意識裏認爲:

 

白人比黑人好,白人比黑人可以擁有更好的學校、接受更好的教育,黑人就是要遭受歧視的,白人就是上等人.......

 

那麽,他的孩子將來會幸福嗎?

 

所以,父母給孩子最好的教育就是:幫助孩子在未來的生活更成功地尋求自己的幸福。


 

 02. 

 

許多年前,一名窮苦的牧羊人帶著兩個年幼的兒子,靠給別人放羊維持生活。一天,他們趕著羊來到一個山坡。這時,一群大雁鳴叫著從他們頭頂飛過,並很快從他們的視野中消失了。 

 

“大雁要往哪裏飛?”牧羊人的小兒子問他的父親。

 

牧羊人回答說:“爲了度過寒冷的冬天,它們要去一個溫暖的地方去安家。” 

 

“要是我們也能像大雁一樣飛起來就好了,那我就要比大雁飛得還要高,去天堂看媽媽。”他的大兒子眨著眼睛羨慕地說。

 

“做個會飛的大雁多好啊!可以飛到自己想去的地方,那樣就不用放羊了。”小兒子也對父親說。 

 

牧羊人沉默了一下,然後對兒子們說:

 

如果你們想飛,你們也會飛起來。

 

兩個兒子試了試,並沒有飛起來。他們用疑惑的眼神看著父親。 

 

牧羊人接著說:“看看我是怎麽飛的吧。”于是他飛了兩下,也沒飛起來。 

 

牧羊人肯定地說:

 

可能是因爲我的年紀大了才飛不起來,你們還小,只要不斷努力,就一定能飛起來,去你們想去的地方。

 

兒子們牢記父親的教導,並一直不斷地努力。等他麽長大以後終于飛起來了,他們就是美國的萊特兄弟,他們發明了飛機。

 

最好的教育是讓孩子看到遠方的樹,爲孩子種下幸福生活能力的種子!


 


 03. 

 

古典曾經說過一個真實的故事。

 

有一天他在一個小吃店吃飯,走進來一個中年人,提著一個小提琴,旁邊跟著一個小姑娘。

 

這個小姑娘剛剛參加過小提琴的三級考試,沒考過,嘟著嘴很不開心。

 

她父親就說,“爸爸當年給你報這個小提琴班,不是爲了讓你過級。爸爸就是希望有一天你長大了,爸爸不在你身邊,你覺得不開心了,把琴箱打開,幫自己拉一曲,那個熟悉的音樂走出來,環繞著你,就好像爸爸還在你身邊一樣。我就希望你有一個這樣的愛好,能在這個時刻陪伴著你。”

 

聽完那位父親的話,他哭了。

 

他說,讓孩子幸福的能力極其重要,在未來信息透明,不可能人人成功的世界,你一定要幫你的孩子拿到這個能力,讓他更成功地尋求自己的幸福!


 

 04. 

 

《美麗人生》是一部讓人爲之動容的經典電影。

 

在那個猶太人被歧視、被屠殺的年代,電影中的父子都是猶太人。

 

“爸爸,爲什麽這家商店寫著猶太人與狗不得入內?”

 

爸爸猶豫了一下,說,

 

“哦,這個啊。不得入內是最新的潮流標志!有一天,我跟一個袋鼠朋友逛商店,但是門口寫著袋鼠不得入內。我便說,好吧,我們也沒辦法,他們不讓袋鼠入內。”

 

“那爲什麽我們店裏沒有這個牌子呢?”

 

“好吧,我們明天就放上一個,讓所有我們討厭的東西都進不去。你討厭什麽?”

 

童真的孩子想了想,說:“蜘蛛。”

 

“好,我不喜歡吸血鬼。明天我們就寫上:蜘蛛和吸血鬼不得入內。”

 

像這樣父親想要保護孩子童心不受傷害的片段還有很多。

 

他們被關押在慘無人道的納粹集中營裏,父親爲了不讓孩子在幼年的時候就認識到這個世界的殘酷,編織一個個美麗的謊言。

 

他對孩子解釋說,他們被關押在納粹集中營只是玩一個遊戲,要拿到遊戲積分,遊戲結束後就會獎勵坦克還可以見到媽媽。

 

他被迫進行高強度的體力勞作,瘦弱的身體扛起了沉重的鐵塊,他對孩子解釋說,這只是爲了拿到積分。

 

哪怕是在父親生命的最後一刻,他被納粹的槍逼著去執行槍決,他爲了不讓自己的孩子害怕,傻笑著,作出滑稽的動作,讓孩子相信這只是一場遊戲。

 

影片的最後,孩子獲得了他的獎品:一輛坦克,也見到了媽媽,可是父親已經不在人世了。

 

父親用自己的生命去捍衛孩子童年的美好,傳給他樂觀的態度,我所能想到最偉大的教育,莫過于此。

 

真正的教育更應該的是一種精神的傳遞,對孩子進行托舉,讓他掌握讓自己幸福的本領,在將來可以更成功的尋找到自己的幸福。

 

龍應台在《目送》中說,所謂父女母子一場,只不過意味著,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。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,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:不必追。

 

其實,真正的愛,真正的教育,也應該是不必追,它是一代人成就一代人,讓孩子站在你的肩膀上看到更廣闊的世界,更成功的尋找到自己的幸福。

 

你不可能陪他一輩子,所以你要讓他成爲那個更好的人。